tyc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|首頁|欢迎您

设为首页  加入收藏 手机版

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

当前位置: 首页>民进艺苑>文学作品

民进作家吴梅影新作《云南记》出版

发布时间:2020-08-21     来源:

放大

缩小

 
  吴梅影新作《云南记》出版,这是一部云南乡土文化散文。吴梅影出生于云南,她以个人对家乡历史文化的深厚情谊作笔墨,从历史人物、风土文化、乡土风情等角度描绘自己记忆及心灵深处的故乡,文字细腻流畅,感情真挚。书籍插图由曲靖知名水彩画家屠维能绘制,是一部诗情与画意兼具的云南题材佳作。
  作家吴梅影是云南会泽人,代表作有《诗经沉香》《唯余笔墨情犹在:赵孟頫传》《说书:翰墨流传知几许》以及“宋四家”人物传记《苏轼:一樽还酹江月》《黄庭坚:因风飞过蔷薇》《米芾:淡墨秋山画远》《蔡襄:千古万古清风》,中华书局“中华先贤人物系列”《欧阳修》等。“作为云南人写云南更区别于游记,云南是我的家乡,带着乡情写作是件非常奇妙的事情。”在此次新书见面会现场,作家吴梅影告诉掌上春城记者,此前作品都趋于古典,此次发表的新书 《云南记》也从云南历史上比较著名的几个人物出发,比如钱南园。
  今日由云南美术出版社主办,东方书店承办的新书发布会在昆明举行,云南美术出版社社长刘大伟表示,《云南记》是云南美术出版社与两位作者合作出版的一部文化散文。我们从选题策划到内容、设计、制作和其他方面,都努力把它做成一本精品书。吴梅影老师从云南走出之后回望云南,视角与我们本土作者有很大不同。屠维能老师也是在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水彩画家,两位的合作,使《云南记》呈现出一种珠联璧合的效果。
  这本书的出版人刘大伟希望《云南记》的出版发行,能够传播优秀的云南文化,扩大云南文化的影响力,增强云南人的文化自信;为提升云南的文化形象作出应有的贡献。
  吴梅影:夜深忽梦少年事
  爹爹对我说,小红,爹爹给你做粉蒸排骨来吃—他一直叫我的小名“小红”,从不曾叫过我拗口的学名,也未曾叫过妈妈取的来自小说《秋海棠》里的“梅影”。平时他那严肃黑铁的脸孔,此时带上了几分温和而慈爱的笑容。
  我又生病了,感冒一来就是喉咙肿痛,高烧不止,食物成了敌人。
  爹爹烧得一手好菜,无论食材来之容易或不易,他从来认真对待。
  最拿手的有几道:鸡蛋肉卷、鲜肉馅饼、破酥包子、黄焖鸡、八宝饭,以及我最爱吃的粉蒸排骨。
  我一点胃口也没有,拼命摇头。爹爹说:“咸的也不吃吗?”从身后变戏法地端出了一碗粉蒸排骨,油汪汪,亮闪闪,香喷喷,颜色深褐而微微泛红。爹爹扒拉着,把碗送到我的鼻子下面,说:“闻闻,香着呢。下面没放红薯,是红红爱吃的洋芋。”
  闻着粉蒸排骨特有的香味,我说:“我只吃洋芋和里面的粉,排骨归你,爸。”爹爹说:“当然。”
  我又吸了一口气:“真香。”刚拿好筷子,准备去夹,醒了。
  看书看得兴起,深夜饿着肚子睡下,梦到了久未谋面的爹爹做的粉蒸排骨。
  徐国能的《第九味》,好会做菜的周师傅晚年返璞归真,大味至淡,临别写放翁诗句送给徐国能:“老病已全惟欠死,贪嗔虽断尚余痴。”
  这句诗写在略显泛黄的梅花喜神谱笺上,苍寒的笔力仿佛暮冬的一剑兰叶,隐约指向迟来的春意。这哪是厨师呢?分明是一幅落魄寒士的人生悲喜图卷。贪嗔虽断尚余痴—我也这样,还是痴迷食物,痴迷读书。平时见到好吃的,定要去尝尝看;天天看书,前年,还请东门师刻了一个好看的闲章:“除却读书都让人”。
  看了江苏版的《第九味》,又忍不住下单买了原版的,虽是贵,却值得。台湾学人的文字,确有我们不具备的儒雅清健、胸腹诗书。
  他又引我最爱的稼轩词句:“味无味处求吾乐,材不材间过此生。”味无味,材不材,这虽说的是饮食,却不由让人想到死生契阔、明月天涯,想起好多人都曾拥有的小时的慈父的爱,想到爹爹对孩儿的殷殷期待,想到爹爹的一生:“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  爹爹已经八十多岁,再也做不动菜。可是,我去年回家,因病卧床静养的他还是颤巍巍地爬起来,拄着拐杖,为他疼爱的女儿,做了一碗粉蒸排骨。这次下面卧的是红薯,排骨又香又甜,带有隐约的酒香。他说:“小红,看着,一步步教会你,以后想吃自己做给自己吃。”我吃着碗里香糯的米粉与红薯,想到今生,或许万分疼爱我的爹爹再无可能做粉蒸排骨给我吃了,不禁潸然泪下。
  爹爹的黄焖鸡,要放一个草果去锅里炒香,然后加上自己做的泡姜和泡椒与鸡一起焖,微酸,香,辣。他说:“做菜,和做事一样,讲究个入味。”
  他的粉蒸排骨,粉用上好的米,下小铁锅去慢慢文火炒香,炒的时候,加上一枚八角、七八粒花椒。一会儿,香味就出来了。再放到中医院舂药的大铁“研臼”里,舂成粉,这就是做粉蒸排骨的主料米粉。
  寸断的小排骨,下面卧上他喜欢的甜甜的红薯。浇上汤汁,拌上作料。有糖,有酒,有盐及酱油。
  以后过上富足日子,矫枉过正的年代,弟弟指责爹爹的八宝饭放太多的猪油,不符合健康理念。爹爹说:“不得吃才不健康呢。”
  说罢,总是望着我。
  我想起了爹爹以前对我念叨的饿肚子饿得清口水长淌的年代,对我说起的姑姑因为饿得不行,自己跑去嫁到深山里,从此一生贫苦凄凉……说:“对呢。猪油是滋阴之物。中华民族吃了几千年,也没见吃出什么问题。倒是而今那种析出法产生的植物油,才叫人怀疑。”
  年岁渐长,我慢慢理解了父亲,理解和心疼他的不得志,他的埋头做饭不问世事,他的从不表现的“才气”,他的不与人争短长的傲气。我帮他说话,和他有一份知己间的会心:“却道天凉好个秋。”
  爹爹一生酷爱看书,清高自守,不曾害人。作为地主的“狗崽子”,并无任何上进的阶梯和途径。如此也好,上课、课后教教学生,闲时做个菜,拉琴给我听,买很多书给我看。
  他说,《约翰·克里斯多夫》说的是音乐,更多的,是说食髓知味。人生就是这样的,苦多于甜。
  他教导我写大字:一点一画,一撇一捺,要有刚直不阿。他教我做菜:一个女子,结婚前要好看,结婚后要能干。认真对待一棵小葱、一瓣大蒜。种得兰花,腌得酸菜。
  转过头去,饥寒岁月里,并不常有的,那粉蒸排骨浓浓的香味,是父亲人生中偷偷拥有的一点奢侈,也是女儿甜梦中永远的床前明月光。

作者:     责任编辑:张禹
Copyright 1996 - 2020 www.mj.org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tyc澳门太阳集团城网址|首頁|欢迎您
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主编信箱
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
Baidu
sogou
360
shenma